bet体育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微信直接登录

大丰卯酉河畔

快捷导航
标签: 麻风病人

没有相关内容

相关日志
分享是什么让我如此震撼?
热度 21 周旭才 2011-8-24 21:23
是什么让我如此震撼?
老家是三龙新坍的周建明老人,今年79岁。   第一次采访大丰麻风村,看到眼前11个麻风病人的惨相,我极度的震撼。他们有的没有眼睛,有的没有手,有的没有脚,有的没有鼻子,有的没有腿,有的几样都没有。他们有的来自大桥,有的是方强的,有三龙的,有刘庄的,有草堰的,说到底都是我们大丰的。他们住的房子最新的也是1973年建的,这么多年屋顶虽然有过翻上盖,但墙壁的单墙和曾经的窗户没变,地面铺上的砖头在雨天转潮没变。他们一个人建一个茅厕没变,以至于11个人的宿舍建出11个茅厕。茅厕简陋到只是地上挖个洞,安上缸,四周围个竹帘就是茅厕了,那两天我和义工们在门口吃饭就是在飘着臭味的空气中吃的饭。   我不知道别人看到他们的感受。我第一次看到残疾人庄磊的时候,就很惊讶。现在看看这些麻风病老人,我觉得个个是“庄磊”,个个比庄磊可怜。庄磊还有爸爸妈妈疼,他们没有父母疼,也没有老伴、儿女关心(张秀芳稍好些)。他们每个月有330元的补贴,已经比五保户高了,但吃饭吃药都在内,年老病多的王步金就显然不够,他一见到我就说,他刚刚看病花了1000多元,后面的吃饭成了问题……   我震撼的还在于如此“以人为本”的今天,他们蜷缩在世人所不知的角落,任由岁月将他们风干掩埋。之前的二十年,我不止一次地路过麻风村附近的公路,总是听人说那里曾经是麻风院,后来随着科技的发达逐渐消亡了,我没有想到居然还有11个老人顽强地坚持到今天。我曾经写过《遗憾真的要用一代人去消化?》的日志: 我知道,随着时间的推移,再过十年,有的是二三十年,他们都会远离我们而去,贫困、疾病、委屈,一切的不幸都会随着时间而消失,当生命终结的时候苦难会画上休止符,当下一代生命再出生的时候,一切都是从无瑕的零开始。但我们难道就能视而不见这一代人的遗憾?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,也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,他们有享受幸福的权利,但我们给的不够。   我研究高鹤年多年,当年面对家乡的大灾,他义无反顾舍小家救大家,他创立的净土安乐院和他家的100多亩农田拯救了100多个妇孺。不仅如此,为了拯救周边乡镇的灾民,他四处募捐“化缘”,当最后几个施粥点无粮下锅的时候,他作出了舍身感动上天的举动,幸而上海善款支票来到,“免”了高鹤年的一死。这已经是民国20年倒河塘水的事,距今80年整了。今天,时代前进了许许多多,而还有这群可怜的老人过的这样生活,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。大丰过去能产生高鹤年这样的大爱“活佛”,现代前进了,善举不能中断。高鹤年依靠社会爱心人士的支持,拯救了数万人的生命,我们让11个老人安度晚年,有何不可?   佛教认为,今世受苦,是前世或先辈作恶,今世来还债的。我想,就是他们今世是来还债的,我们每个人仍然可以对他们更好些,让他们已经受累的一生晚年喘一口气,让他们真正感受到自己原来也是一个国民,一个公民,一个市民,原来生活也可以更美的。做到这些其实并不太难,有一个明亮干净的带卫生间的宿舍,有一个公用的厨房,有可以随时收看的电视机和收音机,如果再细致一点,有人陪他们聊聊天,娱乐娱乐更好。更好一点,能为他们固定洗澡洗脚,那就是真的以人为本了。   我总听他们说几乎都烂脚,烂到能看见里面的肉,我便请周建明老人脚下鞋袜给我看。其实我是想记录下麻风病人烂了几十年的脚是什么样子。老人不肯。但经不住我的要求,还是答应了。我跟他脱袜子的时候,老人家很是羞愧,说脚几十年不洗了,太脏了。当周建明老人的脚露出来的时候,居然只有半个脚大,脚的四周全是黑的,脚只有4个指头,脚丫之间全是黏黏的脏物,和脚心的脏物混合到一起,几十年不洗的脚散发着浓烈的刺鼻的臭味。   我跟老人拍过照片,拿过脚桶,拎来开水准备为老人洗脚。老人知道了,坚决不肯。他说他的脚从来都是自己擦擦,没有人碰过,不要说外人,就是自己的侄子也不肯碰。我跟他说,你反正也要换药,我跟你洗过以后正好换药。老人被我说服了。我静下心来跟老人洗脚。   尽管之前,我听说过麻风病是一种可怕的传染病,但听了医生的讲述和我的亲眼所见,人家韩国、日本的留学生都能和老人们一起生活,这足以说明麻风病没有民间想象的那么可怕。我研究佛教多年,用佛教里的说法,每个人生病也是有原因的,我并不怕麻风病会传染给我,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,我不会被麻风病带走。眼前的老人,如果是我的父亲,我的家人,我会毫不犹豫地为他洗脚,外人就不可以吗?其实,什么外人?他就是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同时代人,因为病痛饱受折磨,倍受歧视而打入了另类。当我心里感受到老人可怜的时候,眼前的脏臭都不算什么了。洗了半个多小时,脚洗干净了,水也由黑变白了。上了药穿好袜子,老人原先最怕的一个繁重程序就算结束了。我心里安慰的是,我拍到了麻风病人的烂脚,为我记录他们的生存留下重要的资料,也让麻风病人知道,社会没有想象的那么冷酷,有爱心的人还是很多的。   研究高鹤年是为了学习高鹤年,学习高鹤年就要在社会需要的时候,像他那样具有博爱、奉献的精神。在物质极度贫乏的旧社会,高鹤年凭一己之力让那么多人安享晚年,现在,上世纪遗留下来的仅有11个老人,我们有条件有责任让他们过得更好。 周建明老人的腿和手。 因为周建明的眼睛看不见,也没有手,他已经几十年没洗脚了。 跟老人洗脚,才知道老人这几十年的艰辛。 老人脚上的“灰”可以像皮一样揭开。 老人的左脚有4个指头。 老人的右脚只有1个指头。 洗过脚,周建明表示无以报答,我告诉他不需要报答,这是年青人应该做的。 老人吃一只咸鸭蛋,都这么费劲。我想上前帮他,但老人不要。 老家是刘庄的胡绍根老人。 坚强的蔡玉礼老人没有了下肢,手也严重畸形,但仍坚持走访多处麻风村。 蔡玉礼的一双手。 没有下肢的王步金老人。 吴志春老人用这样的方式行走。
个人分类: 工作|2283 次阅读|38 个评论
客服热线
0515-83526966 周一至周日:08:00 - 18:00
公司地址:盐城市大丰区

Powered by X3.4 © 2001-2013

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大丰卯酉河畔( ) 

GMT+8, 2020-1-21 01:38, Processed in 0.051223 second(s), 15 queries, Gzip On.

返回顶部
天天棋牌 江苏快三 手机捕鱼游戏平台 网上老k捕鱼 闻噱网棋牌新浪 棋牌新浪HG9393HG9393滚球体育沙巴体育app